首页 > 联盟资讯 >新闻内容

面对疫情,深圳出台租房新政策

来源:租客网 2020年04月01日 02:05

3月17日,深圳市住房和建设局转发《深圳市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办公室关于疫情防控期间开展住房租赁有关工作的意见》(简称《意见》)。《意见》要求保持住房租金价格稳定,同时引导依法理性减免租金,支持住房租赁企业稳定现金流。

《意见》指出,疫情期间,住房租赁企业应切实履行社会责任,保持住房租金水平的稳定,杜绝哄抬物价、不明码标价等违法行为。同时,住房租赁各方当事人应本着守法守约、互谅互让原则,协商分担疫情造成的租金损失,任何一方不能违法强制要求对方作出让步。

轻资产住房租赁企业与业主就租金减免未协商达成一致的,不能违法停止支付业主租金;协商一致的,住房租赁企业应将业主减免的租金惠及承租人

住房租赁企业应切实保障承租人的合法居住权,不得违法违约驱赶承租人。

《意见》亦明确,各有关单位要进一步落实《深圳市应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中小微企业贷款贴息项目实施办法》(深工信规〔2020〕3号),为符合条件的住房租赁企业提供贷款贴息支持。

鼓励银行业金融机构按照依法合规、风险可控、商业可持续的原则,向住房租赁企业提供金融支持。同时,对受疫情影响到期还款困难的住房租赁企业,可予以展期或续贷,不得盲目抽贷、断贷、压贷。


关键字:

相关推荐

如果说可持续化商业模式是舟,那么恰如其分的时机就是推动舟的水!

互联网金融行业从来都不缺追逐着,1月份小米消费金融、阳光消费金融获批筹建,分别在6月和8月相继开业,9月重庆蚂蚁消费金融获批筹建,唯品富邦消费金融、苏银凯基消费金融同日获批筹建,互联网金融行业正在迅速扩张突围。纵观许多互联网金融项目,总结起来,其发展过程都不乏三大要素:商业模式、时机与流量。能否构建可规模化、可持续化商业模式,是一家互联网金融企业成立关键。项目的业务模式如果一开始就存在局限,比如无法扩展到其他城市,或者整个模式过度依赖于某一点,都会承担很大的风险。现在互联网金融行业,都还没有经历过一个完整的经济周期,正常时期许多企业都无法做好风控,更不用说商业模式存在缺陷的金融企业,可以抵御正常周期的冲击。如果说可持续化商业模式是舟,那么恰如其分的时机就是推动舟的水,行业风口吹起的时候就是帆展开的时候。当科技发生突破、科研出现进展、人口消费结构发生变化以及整治监管手段改变等,都会对互联网金融企业产生影响,可能是正面影响带来新的模式和客户,也可能是负面冲击。企业建立起来以后,流量是其生存的根本,然而大规模无效的流量在业内屡见不鲜。1.转化率低用户群以低收入人群为主的企业,流量大却效果不佳,把这些流量筛选成金融流量时,才发现是无效的。主要针对高收入人群的互联网金融企业,流量不大却具有针对性,客单价相较而言非常高,秒杀绝大多数企业,用有效的流量换取客观的转化量。2.导流效率低金融是一个强变现的行业,大多数企业在移动端进行流量宣传,变现能力非常差。在不同的应用间接穿插流量的大企业多且集中,与用户之间的变现方式不够直接,一是导致很难形成大规模,二是用户忠诚度不高,导流率很低。3.用户定位难。企业在未确定用户群的情况下,本着“广撒网多捞鱼”的原则无门槛投放大流量,大部分都被浪费掉。想要解决流量问题,企业首先应该通过门槛把优质用户筛选出来,再进行有针对性的投放流量,提高转化率,这一系列的操作首先需要对用户群有详细的了解与分析,其次知晓互联网用户群的分布,拥有定投流量的专业技术,培养这样的团队耗时长、成本高。这时如果有类似【优联互通】这样有经验的公司团队,提供互联网项目孵化的帮助,就可以轻松解决流量这个老大难的问题。【优联互通】通过网络营销方式进行宣传,针对特定用户群在各个平台网站进行定向推广营销,利用客户自身资源为品牌造势宣传,抓取忠诚度高的用户群,实现可持续化发展。目前【优联互通】团队已经对接过多家互联网金融企业,把握行业动态,熟悉互联网项目孵化流程,也将为更多企业提供有效的流量支持。

2020年10月24日 10:07

做电商,Facebook有备而来

扎克伯格最近在忙什么?5月19日,扎克伯格的一条Facebook动态透露了他最近的动向,官宣FacebookShops上线。这意味着,由他一手建立的庞大社交帝国开始拓展边界——做电商。“许多小型企业正在线上化,以应对疫情带来的经济影响。当人们被告知待在家里,正是实体店的艰难时刻。过去几个月,我和我们的团队每天都在推进FacebookShops,加速将其提供给需要使用这一工具的小企业。”扎克伯格表示。FacebookShops是一套免费、完整的电商工具。开通FacebookShops,可以让小企业在Facebook、Instagram以及接下来Messenger、WhatsApp上拥有自己的线上店铺。企业可以在Facebook和Instagram上建立店铺形象,也可以用Messenger和WhatsApp和用户聊天。既可以采买Facebook的广告吸引新客户,还可以使用FacebookShops来建⽴完整的电商体验。FacebookShops在疫情背景下推出,却不仅仅是为了应对疫情而紧急上线的电商工具。在关于FacebookShops的诸多细节里我们发现,做电商,Facebook有备而来。社交巨头的转身中国消费者对电商工具并不陌生,即使它出现在非传统意义上的电商平台上。比如基因是即时通讯工具的微信小程序电商,又如基因是短视频的抖音小店。FacebookShops也是类似的逻辑,尤其是在网红内容生态更成熟、离交易更近的Instagram上。扎克伯格表示,将在Instagram开放一个专门的购物标签,并在发现页(Explore)中新增一个购物入口。扎克伯格用“免费、易用”来描述这一电商工具,它适用于正在或者正准备经营一家小店的企业或个人。但它的功能也可以变得复杂,这取决于经营者的需求,可以将客户管理等功能集成到店铺中来。后者是通过第三方合作伙伴来完成的,扎克伯格找来了一长串开放生态合作企业名单:Shopify,BigCommerce,WooCommerce,ChannelAdvisor,CedCommerce,Cafe24,TiendaNube,Feedonomics。除了更明显的入口、更完善的开放生态,Facebook电商最重要的特点是AI。正如扎克伯格一直强调的,“Facebook是一家科技公司而非媒体公司”,Facebook电商由AI驱动,无论是在搜索、排序还是个性化推荐引擎上。AI对于购买转化的有效性,亚马逊可以作为一个参照。据麦肯锡估算,将AI应用于消费者购物查询的亚马逊,其AI推荐引擎为其带来了35%的销售额。科技媒体Venturebeat在文章《FacebookdetailstheAIbehinditsshoppingexperience》中详细描述了Facebook购物体验背后的AI细节。简单来说,通过AI对图像进行细分、识别和分类,判断产品应该出现的位置并提供购买建议。其中,系统“GrokNet”已经完成35亿图片以及1.7万个标签的训练,以适应卖家实际图片的各种“刁钻角度”。它还抽样了不同体型、肤色、地理位置、社会经济阶层,以使得不同国家、语言、年龄、文化等尽可能具有包容性。作为灰度测试的一部分,当商家在Facebook上传照片时,GrokNet会试图标记产品。此外,Facebook在今年2月推出的3D照片工具,可以在2D视频中创建3D视图,即使这些产品出现在过亮或者过暗的视野中。除了3D技术以外,Facebook还想通过AR平台,用户可以虚拟试戴太阳镜,试色⼝红、彩妆或体验家具;还有Fashion++,结合语义理解、个性化推荐提供时尚搭配建议。扎克伯格认为,“这些叠加在⼀起就构成了相当强⼤的功能。”但实际上,在不同的阶段,有一些功能是很鸡肋的。比如虚拟试穿无法代替线下体验,以及在不断地获取用户反馈来调整数据模型之前,“千人千面”的实际用户体验并不会太理想。值得注意的是Facebook在推荐引擎上的布局。一方面是平台基于大数据的算法推荐,另一方面,作为社交平台的Facebook计划将“朋友的推荐”纳入到推荐逻辑中来,和平台推荐互为补充。反观国内社交巨头微信和字节跳动产品抖音,前者以社交推荐见长,后者以算法推荐见长,但二者都没有在算法及社交推荐中找到平衡点。无论是从技术成熟度还是社交基因上来说,Facebook更有机会做到这一点。不仅是电商,扎克伯格表示不久后还将上线直播电商,为用户提供实时的购物体验。不得不拓展的边界Facebook做电商有两个大背景:一是来自新一代社交产品的冲击,二是来自新对手TikTok对广告市场的分食。扎克伯格并未低估来自TikTok的威胁,并复刻了同款短视频AppLasso作出回应。Lasso的计划是,先抢占TikTok渗透率低的市场,再扩展至TikTok已经获得高增长的成熟市场。但从结果上来看,Lasso并未达到阻击效果:从2018年11月到2019年10月,Lasso下载量仅42.5万次,同时期TikTok下载量为6.4亿次。这或许与扎克伯格对TikTok的错误预判有关。在2019年7月Facebook的一次全体会议中,扎克伯格表达了对TikTok的看法,“这几乎就像是我们在Instagram上的发现页(ExploreTab)一样。”他同时表示,“TikTok正在增长,但花了很多钱来推广,而一旦停止推广,留存率并没有那么好。”但实际上,TikTok和InstagramExplore频道在内容调性、生产机制上有很大分别。Instagram是生活微小片段的记录,整体氛围倾向于“呈现美的(showsomethingpretty)”;而TikTok短视频内容中的一个大类是泛娱乐,不一定是原创,也可以是二次创作。另一方面,TikTok背后是字节跳动强大的推荐算法,这让它比看上去更加难以复制。就在Facebook宣布上线FacebookShops的同一天,字节跳动宣布任命前迪⼠尼⾼级副总裁凯⽂·梅耶尔(KevinMayer)为字节跳动⾸席运营官兼TikTok全球⾸席执⾏官。梅耶尔将负责TikTok、Helo、⾳乐、游戏等业务,眼前的目标是纾解TikTok的监管压力以及完成商业化预期,长期来看,他还将帮助字节跳动扩张海外产品版图。作为一家短视频内容媒体,TikTok当前的主要盈利模式是广告,它在海外市场的增长与Facebook一样,都是在竞争广告主的预算。至于电商的可能性,国内抖音已经提供了一个范本,推出抖音小店,并在直播电商上与快手展开较量。当下国内直播电商格局我们已有多次分析,2019年直播电商4000亿规模,淘宝2000亿居于第一,快手1000亿居于第二,抖音排在第三。近期,抖音小店增长快速,而快手与京东达成战略合作,直播带货无需跳转。抖音、快手、淘宝三者之间的平衡、博弈、试探,又增加了新的变数。除了TikTok对广告市场的抢夺,Facebook和微信一样,还面临着层不出穷的年轻、垂直社交软件对核心用户的分流。去年夏天,Facebook成立NPE(NewProductExperimentation)小组,这个新产品试验小组的核心人物,就是从0到1创造新产品。作为Facebook内部的“App工厂”,由NPE小组推出的社交软件已有5个,分别是校园社交应用Bump和Aux,表情包制作应用Whale,类Pinterest的图片社交应用Hobbi,以及情侣私密聊天应用Tuned。目前还没有看到NPE小组的“爆款”产品。Facebook方面曾在公开渠道表示,一个小团队有快速的反应机制,如果测试下来对用户没有效果,他们将快速关闭这项应用。快速迭代、快速试错,同时和主品牌分离,试图避免给外界留下一个“Facebook社交创新屡屡失败”的印象。近日,反倒是来自创业团队的Clubhouse火了一波,该产品被视为“音频版Twitter”,内测用户仅5000人,估值已达1亿美元。NPE小组的创新力对Facebook尤其重要,它要帮Facebook抓住下一代的年轻人以及不断细分的用户圈层。Facebook边界的拓展也不止于电商,也是在今年5月,Facebook推出了对标Zoom的视频会议工具MessengerRooms。社交、内容(图片、短视频、直播)、电商、toB工具,Facebook生态变得越来越多元。一方面,成熟App需要继续扩大用户基数,在国际市场获得增长;另一方面,对TikTok、Clubhouse们的阻击,抓住新兴市场的机会,需要更加行之有效的策略。

2020年05月29日 11:10

想找个撰写文章的兼职工作,大家有推荐吗?

目前知道的有租客网,不然你可以百度查一下。

2020年04月15日 17:00